广东财经大学门诊部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 >> 医学资讯   >>正文

医怒症——医患关系的罪魁祸首

发布时间:2016年05月27日 10:50:11作者:DR LEE 整理来源:医学联盟网点击数: 400 次
    在即将过半的2016年,已经倒下了第四位医生同行,伤医速度,已经超出了所有医务人员的想象,虽然大家都知道,患者们随时可能从需要帮助的人,转变为加害者,但走到这样一个地步,不得不说,这样的患者群体创造出了一个新概念——医怒症。
    暴力伤医愈演愈烈
    从最初对医生的言语侮辱,到今天的手锤夺命,医院内外的暴力伤医事件,在数量的积累,和相关部门的不作为下,变得愈演愈烈,手段之残忍,下手之狠毒,行为之果断,在中国历史上,从未有过。而作为医务人员的我们,也渐渐在这种负面信息的反复冲击下,变得对死亡,对伤害,似乎已经缺乏感觉,也疲于发声,更无力反抗。
    医怒症蒙蔽了你们的良知
    与路怒症不同,路怒症的行为可以归结为加害者与受害者之间的直接关联,不论是国内的成都“暴打女司机”一案,还是美国的“路怒枪杀”一案,无可回避的,直接冲突的双方,正是加害者和受害者。但医怒症,则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。
    正如有位同行的经典总结“每次发生伤医事件的时候,医生们往往希望以此唤起人们的良知,但人们却总认为应当是唤起医生的良知”,人们根本不去了解,医生是否努力,是否尽力,是否无能为力,而总是在脑子里不断地重复“医生都是坏人”“医生肯定是要整我”,如复读机一般,哪怕与现实背道而驰,南辕北辙。人们带着抵触的情绪,和受到反复渲染的莫名的愤怒走近医院,稍不满意,就迅速脑补医生坑人害人整人,根本不管客观事实到底怎样,轻则疯狂吵闹,完全不顾是否有理有据;重则伤医杀医,恨不得置之于死地。
    扛着“道德”大旗医闹成了常态
    还记得此前不知道是哪个地方,医生尽力抢救之后,仍然没有挽回患者,家属医闹,理由啼笑皆非“阿猫阿狗在你这死了都要赔,人死了能不赔?”和多少年前,上海某医院那声“我也知道医院没有错,但我孩子这么年轻,总不能白死了”一样,患者进医院的目的已经从历史上的解除病痛,变成了要么赚命要么赚钱,一副交易的模样,却忘了,如果谈交易,对方应当是造物主,他们根本不可能存在交易和谈判的可能。从这个层面,也就不难理解,为什么医患双方会存在敌对的态度,因为诉求的极大的矛盾,和矛盾带来的巨大失望,得不到满足,就“一定是医生搞的鬼”。
    在国内,不少民众非常善于挥动“道德的大棒”,在他们看来,医生治病救人,是义务,是责任,没有任何资格谈报酬和谈钱,坚决用“医德”去绑架医生,而倒过来,谁去伤医杀医,则被渲染成英雄。诚然,不可能谁都成为王俊,但人人都可能成为魏则西,所以,从利益的角度出发,民众会无条件的去支持和自己有着共同利益的人,对一切不符合自己想法的,就一副“怀疑一切打倒一切”的态度,也是这样的态度,才导致了近日重庆渝北的那起“真假疫苗案件”,与最早的南岸“真假疫苗”中的民众小心求证不同,民众路过医疗单位,看见整理东西,就坚定认为一定是在“消灭罪证”。澄清也苍白无力,就像《谣言论》所言,民众只相信自己所愿意相信的,澄清可以扣上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,冷处理可以说是“默认”,医怒症的基础,就是这样无边际的怀疑、猜测,和脑补。
    医怒不休 伤害不停
    但医怒症严重在,对医生的人身安全的侵害,没有谁来声张正义,或者说,客观的正义,已经与民众心中的正义发生了冲突,局外人不愿意为此背上骂名,局内人又无法避嫌,哪怕只是不相关的局内人,也会被扣上“一定有着很大利益相关”的帽子,然后大行其道地批斗,可以说,医生们就是弃儿,没有谁管死活好坏,死了,还会被鲁迅先生笔下那帮蘸人血馒头的人叫喊上几句“杀得好!”
    在这个医怒症遍地之时,庙堂之上安知人间疾苦,《人民日报》居然要求医生放下所有的防备,理由是防备增加了对立,而根本不关心对立的缘由和深层次关系,对此,我也只想说,如果连防备都成为过错,那么,未来,谁还敢治病救人,谁还敢救死扶伤?你在拼尽全力的时候,背后有着刀枪棍棒锤,随时落在你的头上!
    不要低估这样的恶果,这是在加速医生的逃离,和减少学医的来源,我至今还记得5年前,当我们发声的时候,有人的冷嘲热讽“你不干有人干,这么不想干就别干!”,5年后,儿科急诊什么样子,已经不用再描述,我知道,今天同样会有人说“你不想干有的是人干!”,5年后,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不会后悔自己的咄咄逼人?




分享到:更多